• <blockquote id="wkuco"></blockquote>
    <object id="wkuco"></object>
    <li id="wkuco"></li>
  • 北京兩高律師事務所全國統一法律咨詢熱線:13521093327
    工作時間:09:00 - 17:00
    婚姻就是男女雙方在平等自愿的基礎上建立的長久契約關系
    網站首頁 關于我們 業務領域 精選案例 法律資訊 留言反饋 聯系我們
     

    業務領域

    聯系我們

    地址: 北京市朝陽區朝陽門南大街10號兆泰國際中心A座12層

    手機: 13521093327

    郵箱: postmaster@lglawyer.cn

     

    北京婚姻律師更新:當事人要求親子鑒定的,應當符合什么條件?




    案例要旨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在審判工作中能否采用人類白細胞抗原做親子鑒定問題的批復》中規定,鑒于親子鑒定關系到夫妻雙方、子女和他人的人身關系和財產關系,是一項嚴肅的工作。因此,對要求作親子關系鑒定的案件,應從保護婦女、兒童的合法權益,有利于增進團結和防止矛盾激化出發,區別情況,慎重對待。對于雙方當事人同意作親子鑒定的,一般應予準許;一方當事人要求作親子鑒定的,或者子女已超過三周歲的,應視具體情況,從嚴掌握,對其中必須作親子鑒定的,也要做好當事人及有關人員的思想工作。因此,親子鑒定必須獲得雙方當事人的同意,同時需要考慮子女的年齡和意見。
    1
    案情簡介
       上訴人(原審原告):張某某,男。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田某,女。
      上訴人張某某因與被上訴人田某離婚糾紛一案,不服一審民事判決,提起上訴。張某某稱與田某婚后夫妻感情一般。1996年12月,張某某因故被判刑羈押,1999年出獄。期間,田某與他人姘居,并伙同其父大肆侵占挪用張某某所在公司的財產。另外,張某某還了解到,10歲的張小小并非其與田某所生。為此,張某某提供了其本人和張小小的血型檢測報告,證明其本人ABO血型為B型,張小小的ABO血型為A型。并提供了田某生育張小小時的住院記錄,以證明田某的ABO血型為0型。并申請對其本人與張小小之間是否具有親子關系進行親子鑒定。并請求判決:(1)解除張某某與田某的婚姻關系;(2)田某返還張某某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為張小小支付的撫養費的一半即2萬元;(3)田某賠償張某某精神損失費3萬元。
    2
    判決結果
     一審法院認為,張某某與田某因雙方感情疏遠和財產處置等問題發生糾紛,現雙方均同意離婚,應予準許。張某某請求鑒定與婚生子張小小的親子關系,因婚生子女與父母之間親子關系的鑒定應當以自愿為原則,不能強制進行?,F田某不同意進行親子鑒定,且張某某所提供的證據不足以排除張小小為其與田某婚后所孕育的可能性,從穩定身份關系和優先保護 未 成年子女利益出發,應推定張小小為張某某與田某的婚生子。鑒于張小小與田某之父母共同生活多年,且其本人表示愿意隨母親生活,故對田某要求撫養張小小的請求,予以支持。張某某應支付張小小撫育費每月300元至其獨立生活時止。張某某未能舉證證明本案中田某存在《婚姻法》第46條所規定的情形,故對其要求田某支付精神損害賠償金的訴請不予支持。故判決:(1)準許張某某與田某離婚;(2)婚生子張小小由田某撫養,張某某自判決生效后次月起每月支付撫育費300元至張小小獨立生活時止,并于每月10日前付清;(3)駁回張某某要求田某返還婚姻關系存續期間為張小小支付的一半撫育費以及賠償精神損失的訴訟請求。

      張某某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


      二審法院在審理中存在兩種意見,第一種意見是同意一審法院的意見,認為對于解除婚姻關系,因雙方均表示同意,一審法院予以準許并無不當。關于張某某請求對其與婚生子張小小的親子關系進行鑒定的問題,因張某某與田某從戀愛到結婚以及張小小出生期間,夫妻關系較好,張某某無證據證明田某與他人有不良行為。訴訟中,張某某提出根據ABO血型遺傳規律,其與田某不可能生出A型血的張小小,但在該主張無其他證據印證的情況下,僅僅依據血型種類而排除張小小是其與田某婚后孕育的可能性,科學依據不足。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在審判工作中能否采用人類白細胞抗原做親子鑒定問題的批復》中規定,親子鑒定應雙方自愿,不能強制進行,張小小尚 未 成年,田某作為與張小小共同生活的監護人又不同意進行親子鑒定,故對張某某請求的就其與婚生子張小小的親子關系進行鑒定的申請,不應準許。從穩定身份關系和優先保護婦女及 未 成年子女的利益出發,一審判決推定張小小為張某某與田某的婚生子,并無不當,應予維持。第二種意見則認為,張某某的上訴請求應當得到支持,理由是:第一,張某某和田某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所生之子張小小的ABO血型為A型的事實,系張某某和田某在一審庭審中的一致陳述。第二,張某某提交的用以證明田某的ABO血型為0型的證據是田某生產時的住院記錄,雖然有關田某的出生年月日及住址與其本人情況不符,但在該記錄的首頁上,田某丈夫的姓名、工作單位,田某住院的時間、生產的時間均與本案當事人的情況相符。經庭審質證,田某不承認為其本人的住院記錄,但該份住院記錄上有母嬰ABO血型不合的記載。第三,田某為證明其本人的ABO血型為A型而提交的驗血報告單,是在無法院工作人員陪同的情況下自行去醫院檢驗取得的證據。第四,二審期間,田某明確表示不同意在法院工作人員的陪同下進行ABO血型檢驗。因此,張某某已經盡到了舉證責任,田某屬于持有證據無正當理由拒不提供,應承擔敗訴的法律后果。最終二審法院改判:(1)維持一審判決第一項、第三項;(2)變更一審判決第二項為田某所生之子張小小由田某自行撫養。



  • 上一頁: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以其婚前個人...
  • 下一頁:有配偶者與他人同居,分手后為補償...
  •  
    24小時咨詢熱線:
    13521093327
    首頁 關于我們 業務領域 精選案例 法律資訊 留言反饋 聯系我們 網站地圖 xml地圖
     
     
    手機:13521093327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朝陽門南大街10號兆泰國際中心A座12層    傳真:+86-010-85726399      郵箱:postmaster@lglawyer.cn
    ©2018 北京兩高律師事務所 版權所有  
    在線客服
  • <blockquote id="wkuco"></blockquote>
    <object id="wkuco"></object>
    <li id="wkuco"></li>
  • 国自产精品手机在线观看视频_jk高中生自慰出水av不卡_videos妓女chinese_么公的好大好深好爽想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