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wkuco"></blockquote>
    <object id="wkuco"></object>
    <li id="wkuco"></li>
  • 北京兩高律師事務所全國統一法律咨詢熱線:13521093327
    工作時間:09:00 - 17:00
    婚姻就是男女雙方在平等自愿的基礎上建立的長久契約關系
    網站首頁 關于我們 業務領域 精選案例 法律資訊 留言反饋 聯系我們
     

    業務領域

    聯系我們

    地址: 北京市朝陽區朝陽門南大街10號兆泰國際中心A座12層

    手機: 13521093327

    郵箱: postmaster@lglawyer.cn

     

    親權被侵犯時,訴訟時效如何確定?




     我國《婚姻法》第二十一條規定:“父母對子女有撫養教育的義務;”第二十三條規定:“父母有保護和教育未成年子女的權利和義務?!庇H權是指以父母對未成年子女以教養保護為目的,在人身和財產方面權利義務的統一。親權是基于血親關系或者是擬制血親關系取得的,父母對未成年子女依法享有親權,親權非因法定事由不得被剝奪。嬰兒祖父與醫院共同隱瞞事實,未經嬰兒父母同意,將剛出生的嬰兒送交他人撫養,導致嬰兒父母親權的喪失并非基于法定事由,侵犯了嬰兒父母的親權,應共同承擔相關侵權責任。另外,在嬰兒未滿十八歲之前,嬰兒與父母之間的親權關系并沒有消滅,因此,嬰兒祖父與醫院將孩子送給他人,致使孩子一直脫離父母監護,侵權狀態一直持續,故在此期間不存在超過訴訟時效的問題。
    1
    案情簡介
         王某因足月妊娠于1988年11月26日入住市立醫院,次日分娩一女嬰。女嬰因羊水污染、Ⅲ度窒息,轉小兒科搶救治療。王某因產褥熱亦住院治療,于 1988年12月19日出院。王某住院期間,其夫張某在國外。故王某的住院、出院手續均由張某之父張甲辦理。在王某之女搶救治療期間,張甲要求市立醫院放棄治療,并表示不要女嬰,交市立醫院處理。市立醫院在對王某之女的治療結束后,將孩子轉送他人撫養。1989年7月19日,張甲與市立醫院簽署《關于王某分娩中有關問題的協商意見》,市立醫院承認對王某之女Ⅲ度窒息存在一定醫療缺陷,補償王某2000元。同時確認在王某之女搶救治療過程中,市立醫院如實告知了家屬可能會有后遺癥,家屬提出放棄治療。家屬為了不再給王某造成刺激,一直告訴王某嬰兒已死亡。醫院不承擔責任。
      1993年10月16日,王某委托律師調查得知,張甲因擔心王某之女留有后遺癥,提出放棄女嬰的要求后,醫院將女嬰送與他人撫養。2005年11月30日,王某、張某向法院起訴,請求判令:1.市立醫院賠禮道歉;2.市立醫院交還孩子;3.賠償財產損失28萬元;4.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122萬元。本案訴訟費由市立醫院承擔。

    2
    一審法院認為
         本案系親權糾紛,依據民法通則及婚姻法的有關規定,親權基于血親關系或者是擬制血親關系取得,父母對未成年子女依法享有親權,親權非因法定事由不得被剝奪。但本案中王某之女被送養他人,導致親權喪失的并非基于法定事由,而系張某的父親張甲擅自決定放棄對王某之女的撫養,市立醫院在未取得女嬰的父母張某、王某同意的情況下將孩子送他人撫養所導致。王某、張某關于市立醫院侵犯其親權的主張成立。張甲與市立醫院系共同侵權,從共同侵權行為的發生及過程分析,張甲的作用及影響顯然較市立醫院更大,應承擔主要責任,市立醫院應承擔次要責任。
      因王某、張某未就所訴請的物質性損害28萬元提交相應的證據加以證實,故對其主張不予支持。關于其提出索要122萬元精神損害賠償的訴訟請求,因市立醫院未經王某、張某同意即將其女兒送他人撫養,由此給王某、張某造成了巨大的精神痛苦,王某、張某要求市立醫院承擔精神損害賠償責任的理由充分,但請求122萬元精神損害賠償數額明顯過高,故對該項請求,亦不予認定。依據王某、張某提交的證據,王某、張某在1993年即知悉市立醫院將其女兒送他人撫養的侵權事實,但直到2005年才向法院起訴。鑒于王某、張某在長達十幾年的時間不積極主張權利,依據《民法通則》第135條關于向人民法院請求保護民事權利的訴訟時效期間為二年的規定,王某、張某的訴訟請求顯然已超過訴訟時效期間,已喪失勝訴權。據此判決駁回了王某、張某的訴訟請求。
      王某、張某不服一審判決上訴稱:鑒于本案是親權糾紛,因此不能適用普通訴訟時效期間的規定等。


    3
    二審法院認為
         二審法院審理認為,王某之女出生后,市立醫院沒有將王某之女的病情如實告訴王某、張某,而是與案外人張甲簽訂協議,約定隱瞞王某之女沒有死亡的事實,且未經王某、張某同意,將王某之女交給宋氏夫婦撫養。市立醫院與張甲的上述行為侵犯了王某、張某對其女的保護撫養之權利,依法應承擔共同侵權責任。在承擔責任比例上,張甲作為王某、張某的近親屬應承擔主要責任,市立醫院承擔次要責任。關于王某、張某主張權利是否超過訴訟時效問題。王某之女至2006年11月27日才滿18周歲,在此之前,其與王某、張某之間的親權關系沒有消滅。市立醫院自1989年初將王某之女送給他人,致王某之女脫離父、母的監護,侵權狀態一直持續,故王某、張某于2005年11月30日起訴,沒有超過訴訟時效。關于精神損害賠償的問題,市立醫院未經王某、張某同意將其女交給他人撫養,使其脫離監護人的監護,導致親子關系遭受嚴重損害,王某、張某向人民法院起訴主張精神損害賠償,依法應予支持,根據兩審法院查明的侵權事實及侵權行為所造成的后果,二審法院依法酌定精神損害賠償數額為15萬元。鑒于王某、張某放棄對張甲的訴訟請求,市立醫院應支付王某、張某精神損害賠償金6萬元。王某、張某主張的其他損害賠償的數額及方式,不予支持。據此判決,市立醫院于判決生效后10日內向王某、張某支付精神損害賠償金6萬元。



  • 上一頁:有配偶者與他人同居,分手后為補償...
  • 下一頁: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印發《全國法院民...
  •  
    24小時咨詢熱線:
    13521093327
    首頁 關于我們 業務領域 精選案例 法律資訊 留言反饋 聯系我們 網站地圖 xml地圖
     
     
    手機:13521093327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朝陽門南大街10號兆泰國際中心A座12層    傳真:+86-010-85726399      郵箱:postmaster@lglawyer.cn
    ©2018 北京兩高律師事務所 版權所有  
    在線客服
  • <blockquote id="wkuco"></blockquote>
    <object id="wkuco"></object>
    <li id="wkuco"></li>
  • 国自产精品手机在线观看视频_jk高中生自慰出水av不卡_videos妓女chinese_么公的好大好深好爽想要